lsf洛芸

梦不归(苍歌)

    记忆中的苍雪龙城,狂风卷着飘雪,战士身上的玄甲一如冰块般寒冷。震天的怒吼声夹杂着急促的鼓点,长矛短兵交错,鲜血飞溅出来不过片刻便会凝结成血色的坚冰,但那股浓重的血腥味还是会随着风飘散到很远的地方。
    “师姐,师姐。”
    温婉回过神,偏头看向拽着她衣摆的小师妹。小家伙身上穿着一件浅青色的襦裙,一头乌发用白色的丝带系着,怀里抱着长歌门的入门弟子服,乌黑的眸子闪着光。
    温婉这才想起,今日是江青羽正式成为长歌门弟子的日子。
    拜师宴上倒是很顺利,回府的路上,温婉心底思量着打算先带江青羽去琴院选张适合她的琴,长歌门弟子每人至少都有一张属于自己的琴,江青羽自然也不能例外。
    结果这还没下马车,侍女便急急忙忙的传话说万花谷的贵客到了。
    这不打声招呼便过来的随意作风,再加上又是万花谷的弟子,除了那人还会是谁呢?
    果不其然,当温婉带着江青羽到会客的厅室时,一眼就看见了悠然喝茶的岚枫。
    “咦?回来啦,可还顺利?”
    看见她们过来,岚枫挑眉放下茶盏,随意招呼了一声。
    “怎么突然过来了?”
    温婉对此倒是见怪不怪,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,她这个好友总爱不打声招呼就过来,做事也是随意得很。
    “岚枫姐姐!”
    “小青羽,拿到新衣服啦?”
    岚枫笑眯眯地向江青羽招手,并无视了一旁板着脸的温婉。
    “你的琴呢?温婉,你还没给小青羽选琴吗?”
    “我们刚回来,岚姐姐你就过来了,师姐都还没来得及带我去琴院呢,”江青羽向岚枫挥了挥手,还顺势转了个圈,好让岚枫看她的新衣服。
    温婉面无表情的看着依旧笑盈盈的岚枫,作为多年的好友,她可不会觉得,岚枫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江青羽还没拿到琴。
    “这不正要去琴院么,你要一起吗?”
    “不了,我是出来办事路过你家才来的,该回去了。”
    说着,岚枫款款起身走向门口,背对她们摆手告别,走到门口时,忽又顿住。
    “如今潼关失守,天策府被破,长安也岌岌可危,到处都不太安生,你出门时小心些。至于雁门关那边,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,你也别太过担心了。”
    “......知道了,你也小心。”
    温婉心中五味陈杂,一时间竟尝出了一丝苦味,望着屋里最显眼的瓷瓶中插着的桃花枝,木讷的应了一声,连她什么时候走掉的都不知道。
    “这个,送给你。”
    记忆深处一身玄衣的男孩将一株桃花枝递到她面前,上头的花儿开的正好,嫩绿的叶衬着粉色的花,褐色的枝干上缠绕着浅色的丝带。人来人往间,而他们的身后是夜空中绚烂的烟火,时间在仿佛在此刻定格。
    这一切美得好似梦境一般,而后梦便碎了。因为在那之后没过多久,他随苍云军对抗边境的狼牙军,至今音信全无。
    她知道安禄山狼子野心,势必会起兵造反,只是没想到,短短时间内,潼关失守而天策府被破。被称为东都之狼的天策府都是如此,雁门关的战况又能好到哪里去?
    “我们苍云军,生来便是复仇的命。”
    “不能退,因为身后便是太原。”
    那人说过的话仿佛还在耳际,混杂着雁门关萧瑟的风雪声。
    温婉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,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意包裹着她,全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一般,整个人如坠冰窖。
    “师姐?”
    江青羽仰着头看着她,漆黑的眸子中满是担忧之色。
    “走罢。”
    温婉的声音发着颤,对江青羽摇头,也不多说些什么,径直领着她去了后头的琴院。她的手都还发着抖,冷的像冰一样,被她牵着的江青羽茫然地抬起头看了她一会儿,懂事的没有说话,只是隐约记起很久以前的一件事。
    她曾听见师姐和一位男子似是起了争执,吵了几句,又沉默下去。那名男子扭过头说了句什么就离开了,她本想追上那人问个明白,却被师姐一把抱住。也不知抱了多久,师姐松开了她,失魂落魄的回了自己房间,眼眶都是红的。她不放心就倚在了师姐的房门口,望着门口挂着的竹制风铃,听到里面传来了师姐压抑的哭声。
    她认得那名男子,他和师姐是青梅竹马,却不是长歌门的弟子,而是苍云军里的一名战士,高八尺有余,面若刀雕般冷峻,着一身玄甲,手持刀盾,看着比那雁门关的雪还要冷上几分。
    他当时说了什么呢?
好像是,我无悔入了这苍云军,哪怕我们苍云战士生来便是那复仇的命,我去意已决,你不必再挽留,好好照顾自己。
   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,夹杂着几道由远及近的雷声,空气越发沉闷。天阴沉沉的,这雨怕是要连下好几天。